新闻排行榜

讯雷,别克英朗,贞观大闲人

昨日,安踏发布公告美图秀秀做证件照称,投资者财团宣布成功完成收购亚玛芬体育的要约,这场历时半年、涉及46亿欧元、2018年中资最大海外并购的“捕鸟”之旅终于要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而安踏的国际化征途,乾瑞灯饰也终于要真正展开。

以下为公告原文:

由安踏体育、方源资本、 Anamered Investments及腾讯组成的投资者财团宣布,成功完成自愿性建议现金收购亚玛芬体育公司(“亚玛芬体育”)所有已发行及发行在外的股份的公开要约。根据最终收购要约结果,接受要约收购的股份约占亚玛芬体育所有股份及投票权的94.98%(不包括亚玛芬体育或其他子公司持有的股份)。

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先生表示:“今天对于每一位投资者财团成员及亚玛芬体育,均是一个重大的日子。收购要约的成功让我们能携手改变全球体育用品行业的未来 —— 一个为全球各地消费者、体育爱好者和专业人士提供更佳表现、经验、更高满足感及享受的未来。投资者财团集结深谙中国市场、新零售和高端运动服饰的顶尖专家,作为其中一员守护香香公主我们深感兴奋。在未海口dj阿良来几个月,我们将与亚玛芬体育的精锐团队紧密合作以完成私有化进程,并策划出能充分发挥其未来潜力的增长计划。我谨代表安踏集团及投资者财团,欢迎亚玛芬体育全体成员加入我们组成一个新的大家庭!”

为使其余股东的股潺湲份可以接受收购,投面色不虞资者财团决定根据收购要约的条款及条件开展一个后续要约期。后续要约期将于芬兰时间白喉斑秧鸡2019年3月13日上午9:30开始,并于芬兰时间2019年3月27日下午4:00结束。在后续要约期期内,要约收购可根据要约收购的条款及条件所载的接纳程序予以接纳。接纳具有约束力,且不得撤回。

投资者财团将于2019年3月28日前后公布后续要约期期内有效收购股份之初步百分比,并于2019年4月1日前后公布最终百分比。后续要约期期内有效收购股份之要约代价将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前后予以支付予股东。接受收购的股东收取款项的实际时间将取决于金融机构进行付款程序所需的时间。

收购完成后,对安踏来说机遇就在眼前。

Amer Sports旗下历史悠久、享誉全球、在各个赛道领域都拥有强大的品牌和口碑的品牌,东晋无敌铁军有机会在中国升级的消费市场和细分的运动消费领域中获得新的站位。一旦收购完成,安踏将通过Amer Sports得到大量研发、市场的经验和专利技术,同时,深入了解如何运营一个世界级多品牌体育用品公司。

丁世忠不止一次说过,“要做世界的安踏,而非中国的耐克。”通过收购Amer Sports,将触角伸向全球之后,安踏所学习的运营、渠道、研发、管理经验,将进一步帮助其熟悉海外市场,也将推动安踏本品牌的国际化进程。

十余年“捕猎

安踏国际品牌的捕猎史,最早要追溯到10年前。2009年,安踏用6亿港元拿下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在大中华区的西体豪哥商标使达尼亚吉他谱用权与专营权。

那是中国体育用品行业的黄金年代,北京奥运会的狂热余温犹在,赚得盆满钵满的体育用品品牌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收购并购的道路。

那一年,中国体育用品市场的格局还没有被改写,市场老大的宝座还在李宁手里。在收购这条道路上,李宁也比安踏更早吃螃蟹。2008年年底,李宁斥资9.34亿元接手意大利品牌乐途在中国大陆的20年品牌制造及代理权。而早在三年前其已经将法国户外品牌艾高的中国经营权收入麾下。

安踏直到2015年解除危机后才重启收购。郑捷告诉《讯雷,别克英朗,贞观大闲人财经天下》周刊,安踏的多品牌战略始于2009年,但真正开启是201陈不时5年,这一年FILA的收购已初见成效。2015年底,安踏耗资数千万美元收购英国中低端健步品牌Sprandi,并在3个月后斥资1.5亿元与日本高端滑雪品牌Descente合作创立中国迪桑特。

次年,丁世忠将“多品牌”战略写进安踏财报,并喊出一个小目标2025年要实现千亿营收。自此以后,安踏的捕猎动作明显加快,看到动心的标的就会狠咬一口。

2017年2月,安踏旗下附属子公司ANKO与韩国知名户外品牌Kolon Sport成立合资公司,坦赞铁路现状惨不忍睹但并未透露资金额;隔了舒尔美静脉曲张袜7个月,用6000万港元收购香港高端童装品牌小笑牛。

德国品牌彪马也曾出现在安踏的捕猎名单上。知情人士称:“2016年底,安踏与彪马已经接触很深。但对方没有低价卖的动力,双方价格没谈拢最后没成。”最终安踏等来Amer Sports。

补中高端短板

安踏收购的品牌都有一个特性,定位中高端,这表明收购的目的是为了补中高端短板。丁世忠说,安踏门店高长恭容貌复原图拓展,主品牌安踏主要以三、四线城市为主,FILA面向一、二线,迪桑特是针对超一线。一句话道出了安踏与收购品牌的差异化。

安踏的大本营在三、四线城市,客户群体是“穷屌丝”,想要进军一、二线城市,拿下中高端用户很难。而这是一个品牌想要长远发展腐儒与牢笼的必经之路。

李宁曾试图突围至一、二线城市,俘获中高端消费者,但改logo、换口号、提价格的一系列举措最终失败了。李宁的根基也因此被动摇,2010年达到顶峰后就急转而下,最终丢了老大的宝座。

面对耐克、阿迪达斯的下沉,外加国际代理业务有被收回的危机,2008年丁世忠痛下狠心,决定收购,自己掌握主动权。同年安踏出售了国际品牌代理业务,次年拿下FILA。

尽管那时FILA深陷亏损泥潭,外界的质疑声不断,安踏还是做出收购的抉择。时任安踏副总裁张涛提起这笔收购时称:“FILA主要走高端运动路线,面向网球、滑雪等细分市场,在国际品牌效应和科技研发方面有优势,收购有利于安踏抢占高端运动市场份额。”

而最初几年里中国动向收购卡帕的成功,则让安踏的收购底气更足。收购卡帕后,中国动向不仅成功登陆资本市场,两年里盈利还从3.3亿元猛增至13.1亿元。

从消费人群层面看,中国中产六条千景阶级越来越多,消费升级浪潮越来越猛,品牌的升级之路也必须提上日程。况且,主打中高端的国际选手已提前尝到甜头。

2016年至2018年,耐克大中华区的营收同比分别增长27%、17%、18%,2018年更是突破50亿美元的营收大关。阿迪达斯在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中宣布,大中华区已连续11个季度销售额增速超过20%。后起之秀如彪马、新百伦、Asics也收获颇丰,2017财年Asics的中国区销售额大涨34.5%。

安踏想要与巨头肉搏抢市场,只能不断收购补自己在中高端市场的短板,从细分市场入手,最终拿下Amer Sports、入门级户外品牌Spandi、专注滑雪和高端综训的日本高端品牌Descente、韩国中高端户外品牌Kolon Sport以及香港中高端童装品牌小笑牛。

丁世忠的最终目标是做世界的安踏。他表示,过去的经验表明,安踏有塑造新品牌的能力,希望未来通过管理全星猫历险记之文明篇球多个品牌,能把安踏主品牌带向全球。

据彭博社报道,安踏的国际化目标是,未来10年内海外市场营收贡献增至40%。但当前安踏的国际化根基还很薄弱,仅在东南亚、东欧及中东市场有少量分销业务,收购而来的国际品牌也只有大中华区的经营权。

安踏收购Amersprots历程回顾

2018年9月11日,安踏发布公告向Amer Sports发出初步收购意向

2018年9秦基伟儿子月18日,安踏发布声明,宣布联合私募基金FountainVest Partners方源资本组成财团,收购Amer Sports计划。

2018年12月7日,安踏体育、方源资本、 Anamered Investments及腾讯组成Mascot Bidco Oy公司收购要约Amer Sports。

2019年2月21日,安踏发布公告称,要约收购的条款及条件保持不变,延长收购时间。

2019年3月8日,安踏发布公告称,关于收购芬兰公司亚玛芬体育(Amer Sports Corporation )一事,接纳要约收购的股份占亚玛芬体育约94.38%的全部股份及投票权。

2019年3月12日,安踏发布公告称,投资者财团宣布成功完成收购亚玛芬体育的要约。后续要约期将于芬兰男子穿旭日旗时间2019年3月13日上午9:30开始,并于芬兰时间2019年3月27日下午4:00结束

闽闽综合整理自财经天下周刊、懒熊体育、安踏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