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榜

老鼠刘家的故事

相传民间有这么一个规矩:祭祖时,神坛上要摆个老鼠牌位,跟祖宗并列祭祀,说起这个规矩,可有一段大来历……

明朝正德年间,朝中有个叫刘义山的言官,为人正直,刚正不阿,榆木脑壳不转弯,遇事强抗强谏,爱跟皇帝老儿唱反调,外号刘倔头。他历经三朝,皇帝虽知他是忠臣,但不太喜欢他。刘义山官不大,在朝中却很有威信,从天子到皇亲国戚,都有点怕他。

这年,孝宗皇帝升了天,登基即位的是大明王朝历史上有名的昏君武宗朱厚照,年号正德。这小皇帝性格乖戾,行事怪异,贪财好色,爱玩新鲜刺激的玩意儿,是历史上最搞怪、搞笑的一位皇帝。

有一回,这皇帝私自出宫,跑到宣府大同去玩,碰到一位绝色的民间少妇,正德小皇帝又玩起了“游龙戏凤”,把少妇带回皇宫,准备封嫔妃伴君王。

这事京师路人皆知,那些老不死的大臣一齐上书劝谏,说皇上如此胡来有违祖制,更讨厌的是刘义山那东西,居然抬出太祖洪武爷的禁令来……

原来,洪武爷开国后,鉴于元朝后宫干政、女主专权、扰乱朝纲,专门立了这样一道禁令:后世皇帝择后选妃,要先经大臣廷议交御事房办理,所选皇后、嫔妃,不论门第、出身,都要看她德行如何、贤惠与否,如德行有亏,不守妇道,长得再漂亮也不得选入后宫,违令者,大臣可以按此禁令,联结三台六部官员,严惩违制皇帝,轻则打板子,重则可以废帝立新君。

太祖颁发的这一道严旨,藏在御事房旁的一个偏殿内,由侍卫严加看管着,因为后代皇帝不管昏君还是明君,都不敢有违此令,加上此令只管天子一人,没有颁布天下,年深日久,大家都晓得有这么一道旨意,但没人见过。有这个东西在,荒唐的正德小皇帝也感到头上悬了一把利剑,不敢过分造次了。

美人进宫才一夜,刘义山那老东西就叩宫进谏来了,皇帝本不想见这老厌物,可听太监说刘老东西带了一百多位文武官员,齐刷刷候在宫外,跪了黑压压一大片。

正是炎天暑热,好几个老臣中暑了,惊动了后宫太皇太后老祖宗,皇帝听说惊动了太皇太后,又见百官齐来强谏,自知众怒难犯,只好令太监劝回众官,并传刘义山一人进宫面君。

这刘义山进宫后,也不客气,磕了三个响头,就向皇帝上了一本。

皇帝看了奏本眼睛冒火,心想这老刘也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开口就说什么皇上无道有违祖制,将民间已婚之妇带入深宫为嫔妃,夺良民妻室、污圣主之德,比那商纣王有过而无不及,真是字字如针、句句是刀!

皇帝压住怒火,咬牙切齿地问:“刘卿怎知她是有夫之妇、不洁之女?”

刘义山说他早已查明,这个女人的丈夫是个老实匠人,去年冬上奉父母之命、依媒妁之言,跟这女人拜堂成亲,人家是堂堂正正的夫妻。

君臣一番辩论,皇帝理屈词穷,他结结巴巴地问:“依、依卿之见,如、如何处置?”

刘义山说速将此女送归原夫,赏些金银安抚家属,然后皇上再下个“罪己诏”,诏告万民,算赔礼道歉。

皇帝一听差点跳了起来,两件事哪一件他都不愿做:一是这小皇帝已被眼前这美女迷了魂,怎舍得送还夫家?二是叫真龙天子下罪己诏,向子民承认自己夺人妻室,身为皇帝带头违反大明律,这让皇帝的脸往哪儿搁?但他又不好直说自己不干,只得施以缓兵之计,假惺惺地说道:“刘卿且回,容朕想好再说。”说完,皇帝满脸通红地拂袖而去。

刘倔头见皇帝不理他,顿时倔性大发,在宫中头撞南墙以死相谏,直撞得头破血流,昏倒在地,慌得宫女、太监乱作一团,又传到太皇太后耳里了,老祖宗忙派太医急救刘义山,又派人责问皇帝:“如此待老臣,不怕冷了天下人的心吗?”

皇帝被刘倔头一闹,早已是心内烦躁、六神无主,皇帝一烦,他身边江彬、谷大用两个心腹宠臣坐不住了,两人一商量,跑到皇帝跟前,说是刘老头这一闹,弄得群情激愤,太皇太后也不满了,这对皇上不利呀,皇帝忙问两人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谷大用眼珠一转,说:“有啊!”

谷大用告诉皇上,如今江彬还未娶妻,皇上可将此女赐给他,这样旁人就不敢再说什么了,而江大人只是落个虚名,真正受用的还是皇上,皇上随时可以潜入江府,与美人幽会。

皇帝听了,连称“好计”,但又假惺惺地说:“不过……让江爱卿戴绿帽子,又背个夺取民妻的黑锅,朕有点过意不去呀!”

江彬忙说:“奴才的荣华富贵都是皇上赐的,受这点小委屈算个啥?”

皇帝一听大喜,立即下诏说江彬劳苦功高,至今未娶,朕心中不忍,特将前日带入宫中的美人赐与江彬为妻。

此诏一下,百官虽不大服气,可皇上让了步,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皇帝又赏了不少金银给那个女子的夫家,算作“封口费”。

于是一场假戏开场了:江彬跟美人拜堂成亲,然后将其置一静室,自己不敢沾半点腥味,专等皇帝半夜来幽会。如此君臣美人,三方默契,优哉游哉,其乐融融。

皇帝夜入江府偷情的丑闻,没有多少时候便在京城传开了,不知好歹的刘义山又领头闹事,他带着百官,半夜围住江府,见了皇帝齐呼接驾,弄得皇帝好不尴尬,只好折身回宫。

皇帝在宫中老实了几天,马上又想那个美女了,想得心尖子直痒,差点弄出神经病来。

江彬、谷大用得知,又偷偷把美女送进宫来,治好了皇帝的心病,却惹恼了刘义山,又带百官闯宫,要当面谏君。

这事三番五次,弄得朝野不安,隐居深宫多年的太皇太后终于坐不住了,太皇太后本不想违背祖制干涉朝政,但这个孙儿也太荒唐了,非她出面不可了!

这天,皇帝、群臣全来到了朝堂之上,太皇太后在一旁坐着,她毕竟是后宫女主,一时不便开言,只是耐着性子听君臣争吵。

那刘义山说到激动处,又祭起了洪武爷禁令这个法宝,要廷尉速速取来,太皇太后见老刘来真的了,心里有点慌:皇帝三番五次瞎胡闹,按洪武爷禁令,不光是打屁股,而是要废帝了,但废立天子那可是惊天动地、翻天覆地的事儿,岂能轻而易举做得的?当今皇上虽荒唐,毕竟是先皇太子、大明江山最正统的继承人、太皇太后嫡亲的孙子,老祖宗怎愿废掉亲孙子、立没有血缘关系的诸王?刘义山这个老倔头,只晓得做事正大光明,天不怕地不怕,哪晓得这一层利害关系?

太皇太后见刘义山要取禁令,不得不开口了:“刘卿,皇上虽然荒唐,毕竟年幼无知,平日也还圣明。禁令之事涉及废立,一着不慎,祸及大明社稷,祸及天下苍生,祸及满朝文武,祸及刘大人一门九族—”

这话明明是威胁,要刘义山适可而止、见好就收,偏偏这刘倔头榆木脑壳不开窍,没听出太皇太后的弦外之音,仍要按禁令行事。

这样一来,不但太皇太后、皇上着急,百官中那些明白人也都捏着一把汗:原本是要谏君,现在却闹成了“废君”,这事还真是搞大了!

这当儿,廷尉已奉命取禁令去了,皇帝和刘老头子都被逼得没有退路了!

太皇太后恨得咬牙切齿,心想:老刘你敢废皇上,哀家就要灭你九族!

她正这么想着,廷尉已把洪武爷的禁令取来了,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太皇太后急得直瞪眼,皇帝的心快跳到喉咙口了,百官都心惊胆颤、喘着粗气,几个胆小的当场昏倒,只有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刘倔头还在据理力争,说得口沫四溅。

廷尉呈上了一卷纸,刘义山当场打开,可左找右找,硬是找不到那条禁令,再看这卷纸,中间全是老鼠啃的窟窿,原来,禁令百多年未用,藏在宫中没人理,不知啥时候让老鼠啃了,那只老鼠真神,哪儿都不啃,偏把那条禁令啃得一字不剩!

刘义山干瞪着眼,看了半天,连连称奇:“难道这是天意?”

太皇太后松了一口气,说:“既是天意,刘卿就到此为止吧!”

刘倔头此时也没话说,只好作罢,事情不了了之。

第二天,太皇太后下了一道懿旨,说刘义山忠心为国,直言谏君,是社稷之臣。哀家惜其勤于国事,怜其年老多病,封其公爵,赐黄金千两、良田千顷,回家养老;另外,太皇太后还赐了个“骨鲠直臣”的金匾给刘义山,给足面子让老刘滚蛋。

在回乡的路上,刘义山不知脑子里哪根弦触动了,豁然开朗,大彻大悟:险哪!昨日太皇太后说的那话,明明话中有话,暗示要灭我九族!我还不知其意,一意孤行,幸亏老鼠帮忙,给了皇上和我一个台阶,我才有这个结局,不然……

想到这里,刘义山暗暗感谢那只老鼠,回乡后,他为老鼠立了个牌位,像对待祖宗一样祭供。后来,刘氏子孙把这个习俗一直沿袭了下来,当地人称他们为“老鼠刘家”……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