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兄妹乱伦,山药排骨汤,五十度黑-尼采书香

领会结构之变

纵观我国书法史,很多佳作名垂千古,每一件经典名作,其字体结构间架奇妙、造形共同、神韵独具。书法的字形结构,即结体,亦称结字、间架结构等,是笔画的组合规则与规则。广义的书法结构,除单字形状之外,行间篇内规矩也包括其间。本文仅言单字内部结构联系,其好比人之面部与眼耳鼻口,五官不正则触目惊讶。结字之法,当处理汉字内部若干部件之间的巨细、长短份额联系和凹凸、交叉方位等。结体,能够表现出一个书家的造形才能。孙过庭在《书谱》中有言:“至如初学散布,但求平允;既知平允,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允。初谓未及,中则过之,后乃通会之际,人书俱老。”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曰:“凡字不管疏密斜正,必有精力挽结之处,是为字之中宫。然中宫有实画,有在虚白,必审其字之精力所注,而安置于格内之中宫,然后以其字之喽罗手足,散布于旁之八宫,则随其长短真假,而上下左右皆相得矣。”一言以蔽之,书法结构合理,字形天然耐看,便会给人以美的享用。

就小篆书体而言,其字形略显瘦长,呈竖长之形,横平竖直、对称均衡、结体匀称,空间布白和谐、平稳连接、婉通流通,能够彰显出古拙堂皇的严肃高雅之美。邓石如小篆即重视传统篆书“婉而通”的特色,一起寻求改变灵敏、动势激烈与生动流通,因而其字形结构颇有立异且卓有建树。其表现为留意结构的崎岖、参差和疏密留白,做到了“疏处能够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邓石如凭借“计白当黑”的美学理念,量体裁衣,对秦、汉以来之小篆在“神”“气”“朴”“致”等方面的结构短缺进行了改造,在《白氏草堂记》中,淡化了历代篆书所存在的过火工艺化问题,终究探究出一条比照显着、静中寓动的小篆结构,呈现出朴实无华、平平天然的神韵,焕宣布一种别致异样的美感。

一、相对对称。邓石如小篆在根本保持篆书考究对称的前提下,表现了书写性。笔者看来,对称也是一种重复,而完结对称的重复动作书写不免拘束。道家崇尚天然的美学观,邓石如篆书显着表现了唐司空图以“妙造天然”作为审美的抱负与寻求。跟着篆书故意工艺性的衰减,其书写逐步趋近于坦率天然,本来对称的字形就产生了纤细的凹凸、宽窄、粗细、方圆等改变,避免了肯定平直匀称、精密共同、空间对等的单一性。(见图一)

图一

二、上下崎岖。王羲之在《题卫夫人〈笔阵图〉》中有句名言:“若平直类似,状如算子,上下方整,前后平齐,便不是书法,但得其点画耳。”篆书虽然是静态书体,但假如书写得呆若木鸡、整齐划一、字字等大、状如算子,便了无气愤与性灵,天然不能称其为佳品。因而,《白氏草堂记》上下参差有变,稀有齐头齐尾之字。(见图二)

图二

三、左右参差。篆书字形见方,极易疏忽左右参差之变。邓石如篆书横向笔画表现了丰厚展蹙的特征,一方面避免了单调整齐,另一方面规避了金字塔似的上小下大和上大下小。(见图三)

图三

四、交叉容让。左右结构之字,结构联系有三:一,份额和谐;二,长短参差;三,彼此交叉、容让相谐。紧凑乃汉字结构之要义,将汉字内部结构处理得不松懈,一方面收敛笔画以让路,另一方面又长于密中求疏、见缝插针。(见图四)

图四

五、内收外放。书法艺术包括六合之理,蕴藏易经阴阳之变,考究多种比照联系的和谐一致。其间,张弛有度、收放自如表现了书家对松紧状况的拿捏处理才能,收者紧、放者松。中宫收紧、外部舒展,汉字天然疏密有致、俊美慈祥、紧凑而有凝聚力。(见图五)

图五

六、疏密比照。书法艺术之高境地,靠近道家的“致虚”精力,表现了书家的天然性格。书法结构虚疏之处若密不透风,必呆板,会显得没有气愤;不虚,若如豪舍密塞,则压抑不得其用。书法结构之疏,天经地义也源于其密,在不透风处呈现虚疏,会给人恍然大悟之感。(见图六)

图六

七、欹侧造势。书法艺术推重“险绝中求安稳,从动态中找平衡”。董其昌曰:“奇宕洒脱,时出新致,以奇为正,不主故常。”欹侧,于平允可得书法动态之效。笔者以为,邓石如在《白氏草堂记》中,让其点画静中寓动,得其欹斜之势,打破了秦汉以来篆书整饬安静的特色,并非破除篆字平允特性,而寻求其左欹或右侧,让其向左右歪斜,以追求摇摆歪斜之姿。由于,艺术之欹侧并非简略视觉意义上的不正,欹斜之妙处为“似欹而横竖”,须靠结构、规矩去进行“复归平允”来补正,即靠单体向反方向歪斜来保持整个字的重心,其部分结构侧斜,而全体须正。唐太宗于《晋书·王羲之传论》曰:“凤翥龙蟠,势如斜而反直。”欹侧造势,可使篆书勃发活力,构成跌宕崎岖、千姿百态的美感。(见图七) 

图七

推荐新闻